四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广东南鹏岛争夺利益战70年承包合同疑点重

2019/06/09 来源:四平信息港

导读

治疗宫颈炎用的药物产后流血异常怎么办慢性宫颈炎吃什么好本报 覃硕 发自广东阳江一份岛屿承包合同期限长达70年,这显然不合常理

治疗宫颈炎用的药物
产后流血异常怎么办
慢性宫颈炎吃什么好

本报 覃硕 发自广东阳江

一份岛屿承包合同期限长达70年,这显然不合常理。而正是这份看似荒诞的合同却成为广东南鹏岛争夺纠纷的焦点。

“按照合同,我就是南鹏岛的主人。”10月19日上午,“岛主”李宗岑对时代周报说道。

作为阳江的“滩涂养殖大王”,从外表看,李宗岑更像一个滔滔不绝的农民,而并不像一个商人,只是偶尔会从眼镜背后,露出几许精明的神采,对于外界对他“岛主”的称号,李宗岑欣然接受。

位于广东阳江东平镇的南鹏岛,距离大陆仅12海里,其面积不足两平方公里,1992年,阳江当地商人李宗岑与原阳江市江城区海陵镇人民政府(现已撤销,其权利和义务由阳江市海陵岛管委会承继)签订为期70年的《承包造林合同》(下称合同)。20年之后,海陵岛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以当时李宗岑未与县政府签合同为由,认定这份合同为无效,并将李宗岑告上法庭。李宗岑随即上诉后,“争岛案”引起外界强烈关注。

10月15日,阳江市中级法院二审开庭审理南鹏岛争议案件,围绕承包合同是否有效等问题,控辩双方经过长达4个半小时的争论,结果仍不明朗。

时代周报历时近两周时间调查发现,南鹏岛承包合同疑点重重,“岛主”李宗岑承包岛屿的总费用仅4100元,有无偿占岛的嫌疑。而且经过多年的无序发展,南鹏岛生态正在遭受破坏,岛屿正成为私营企业的非法敛财场。

而随着广东海岛经济的发展,南鹏岛的经济价值正在日益凸显,多家房地产商对南鹏岛觊觎已久。时至今日,二审结果虽未宣判,但以南鹏岛为焦点,各方之间的利益博弈,已然渐次呈现出来。

70年占岛费用仅4100元

无论在一审还是二审,证明李宗岑“岛主”身份的承包造林合同是否有效,一直是双方争论的焦点,抛开法律层面不谈,从时代周报拿到手的资料来看,这份合同存在诸多疑点。

合同的条就明确指出,作为乙方的李宗岑承包南鹏岛造林的时间为70年,而按照当时的规定,土地承包合同的期限仅为30年。另外,李宗岑承包整个南鹏岛,只花费了合同签订费300元和资料费3800元。

“如果这个合同订的是100年,这样的合同是否也有效呢?这样置国家利益、社会利益、公共利益何在?而且,李宗岑完全相当于无偿占岛,造成了国家利益的损失。”阳江市海洋与渔业局的辩护人马栩生律师说道。

而更令人感到蹊跷的是,这只是一份承包造林合同,但是在合同的第二条却在李宗岑的经营使用权上明示,李宗岑除了造林种果之外,还可以进行旅游开发、海水养殖、水产品加工、畜牧养殖等。

这些其他的权益让阳江市海洋与渔业局(下称海洋局)的陈国强科长感到匪夷所思。“造林合同就只规定造林,其他的经营行为要通过其他部门来审批,怎么造林就可以搞旅游呢?”

“当时我们甚至觉得这个合同签订的背后,肯定存在贪污腐败,但后来调查之后,发现并没有。”阳江市政府一位内部人士对时代周报透露。

而根据当时参与合同签订的海陵镇政府退休官员的说法,合同签订的背景是在广东省轮绿化海岛的时期,政府没有这么多钱去搞绿化,只好把李宗岑请来,因此也就没有让李宗岑花钱,但由于造林的收益比较慢,所以李宗岑要求在经营使用权上加上其他的项目。

而对于该份合同,现在的海陵岛管理委员会坦承出现了错误。在拿到的一份2012年4月,阳江市江城区人民政府发布的《关于确认南鹏岛《承包造林合同书》未获批准的复函》中表示,经过核查,原海陵镇人民政府在1992年7月18日和李宗岑签订的《承包造林合同书》未经江城区人民政府相关会议研究批准。“我们当时提起诉讼要收回岛屿,也是抱着有错必纠的想法。”海陵岛管理委员会的代理律师周家泉对时代周报说道。

而承包造林21年来,李宗岑在南鹏岛到底投了多少钱,各方说法不一。2010年,南鹏岛的看岛工人梁明如在接受采访时透露,李宗岑承包岛屿花费了50万元。这一说法,也被阳江市海洋局在二审庭上作为证据,但遭到了李宗岑的否定。

“一个工人怎么知道老板花了多少钱呢?”李宗岑反问时代周报,根据李宗岑提供的南鹏岛花费明细,从1992年至今,李宗岑累计花费了5000多万元。但这一收费明细并没有说服力 在这一大沓材料中,并没有任何发票,而全部只是手写的收据。

“可以说,岛上的基础设施至今基本为零。”在海洋局内部人士看来,“岛主”李宗岑的保护与开发显然不够,根据获得的一份林业局的测算资料显示,1992年开始,李宗岑以承包名义在岛上进行绿化种树,目前海岛的绿化覆盖率确实得到了很大提升,但李宗岑多年间主要是种植了些许经济投入不高的生态速生林,其中85%是台湾相思树,13%左右是木麻黄。

“种树并不是没有回报,国家每年给他种树的补贴有3万元,李宗岑以此占有岛屿,并一直在想办法获得更多的利益。”海洋局副局长梁国驹对时代周报说道。

涉嫌以岛非法牟利

如果在上寻找,可以看到大量去南鹏岛垂钓、露营自助游的攻略和帖子。据了解,旅游旺季每天登上南鹏岛的游客就达到二三百人。而根据规定,无人海岛进行旅游开发,必须经过省级政府的审批,南鹏岛目前显然没有获得开展旅游的资格。

“游客确实存在,”李宗岑对时代周报坦承,但他同时表示,“这些游客都是自发的,人家要上岛我们也没办法。”

而了解到,游客上岛必须给李宗岑手下的看岛员工缴纳一定数额的清洁费、服务费,据李宗岑自己承认,“每个人20块钱左右”。

随着调查的深入,时代周报发现李岛主对于旅游业务其实十分上心。在阳江市高新开发区,李宗岑开办的“南海一号饭店”大厅的显著位置,悬挂着多张大幅宣传文章和图片,介绍南鹏岛风景和旅游流程,事实上有变相鼓励来饭店就餐的游客上南鹏岛游玩之嫌。

据相关部门介绍,从1996年,岛上的植被初步恢复开始,一直到2012年,李宗岑不但向登岛的人收费,而且不让渔民采捕周围的海产品。

另外,李宗岑在南鹏岛散养了近千头牛、羊,按照之前合同规定,这些牛羊的收益,完全归李宗岑所有。而在酒店的宣传画来看,这些人工放养的牛,被包装成野牛,并用来提供打猎烧烤等旅游项目。

而在二审的审判中,这些牛羊也成为海洋局指责李宗岑破坏南鹏岛生态的重要依据。据海洋管理部门介绍,南鹏岛原本金黄的沙滩如今粪迹斑斑,而且散养状态的牛羊,还会吃好不容易种植起来的植被。

对此一位环保专家感到忧心忡忡:“家畜养殖本来就可能产生非常严重的污染,牲畜排出的粪便对土壤甚至水源都有严重影响,在陆地上都要十分注意,更何况是在生态脆弱的海岛上,这种无序开发的行为早就该制止了。”

除了旅游开发,李宗岑还通过有偿转让海岛土地给第三方使用和建设进行牟利。

根据李宗岑自己提供的材料来看,早在1996年,海陵岛国土规划分局就在南鹏岛建设航标站,李宗岑获得了15000元的树木损害补偿,而在2005年,李宗岑又先后与广东移动阳江分公司、联通阳江分公司各租赁了200平米的山地,用于建设通讯基站,而作为用地补偿和砍伐树苗的补偿李宗岑一共获得11万元。

2011年,李宗岑又向私人提供了100平米的土地,修建一座100米高的测风塔,并获利9万元。此外,李宗岑还与阳江市地震局等签署了土地租赁协议,所有的土地有偿转让,累计获利20多万元。

“李宗岑的林业承包合同,规定海岛土地是属于政府的,李宗岑只有经营使用权。根据《海岛保护法》,只有国务院和省级人民政府才有权批准出让海岛土地使用权,李宗岑的行为涉嫌违法。”周家泉对时代周报分析道。

此外,据了解到,李宗岑所营造的林地属于防风生态林,没有林业部门的批准,不能进行砍伐,而李宗岑经手的所有的建设审批并没有林业部门参与。

对此,李宗岑并不认为自己做的不妥,“这些设施在我看来,都具有公益性,所以才转租过去的。”

而更令人担忧的是,南鹏岛还存在盗挖尾矿的现象。

事实上,早在90年代末,就有非法采矿的队伍在岛上盗挖尾矿。而李宗岑自己也承认,峰的时候,同时有三支队伍在岛上非法采集原来钨矿的尾矿。根据海洋局提供的照片来看,虽然现在非法挖矿的人员已经撤离了岛屿,但是仍然有挖矿、洗矿、选矿设备在岛上,矿渣和垃圾随意堆放。

如此大规模的盗挖矿产何以持续?有外界质疑李宗岑也参与到非法采矿中,对此,李宗岑给予了坚决的否定。“我发现有盗挖情况之后,还给边防部队报了警,怎么可能参与到非法采矿?“我只是承包海岛,无法也无从打击这些盗挖尾矿的人。”

而在周家泉看来,李宗岑在庭审时的说法却有矛盾,“二审上午,李宗岑说岛上发生什么事情自己马上就可以知道,但下午,面对非法采矿者开采几个月的事实,李宗岑又辩解说对此不知情。”

“我们没有李宗岑也参与了非法采矿的证据,现在只能说南鹏岛之前确实存在非法采矿的事实。”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海洋部门管理人士对时代周报出言谨慎。但上述人士同时表达了质疑,南鹏岛只有一个码头可以停船上岸,而李宗岑手下看守岛屿的工作人员就住在码头附近,如此多的设备上岛,怎么可能不时间注意,而是让非法采矿持续几个月之久?

地产商觊觎南鹏岛

实际上,对南鹏岛的收回并非在今年才次提及。

据了解,2011年末,海陵岛管委会曾经派一位工作人员与李宗岑谈收回南鹏岛的事宜,并希望双方能调解协商,当时李宗岑报价5.6个亿。

李宗岑承认自己说过5.6个亿的报价,但当时说这个报价完全是开玩笑的性质。“当时和我谈的人没有提供任何证明身份的材料,我怎么相信他是政府的人?所以就开玩笑的说了这个报价。”李宗岑对时代周报解释道。

在一审中,李宗岑也做了类似的解释。而在二审,李宗岑及其律师就不再提起报价的事情,而是采取不接受任何调解,只追究合同是否有效的策略。

而在周家泉看来,就算李宗岑是无心报的价,也能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其李宗岑对南鹏岛价值的看法。“李宗岑并不是看投入价值来报价,他看的是南鹏岛未来几十年的价值空间,退一步来说,就算李宗岑终同意出让南鹏岛,他也希望政府给他的并不是补偿,而是赔偿。”

无论南鹏岛终归属如何,可以肯定的是,南鹏岛都将迎来更大规模的商业开发,而南鹏岛的价值也远不止5.6亿这个数目。

南鹏岛环境优美,具有优越的旅游开发价值,而且,南鹏岛距离阳江市的旅游大岛海陵岛仅12海里,海陵岛的旅游资源可以完美地对南鹏岛进行辐射。

事实上,只要稍微关注海陵岛的发展现状,就不难看出南鹏岛发展潜力。

作为广东旅游海岛的龙头,2012年以来,海陵岛国内生产总值达到 29.79亿元,其中旅游总收入占到绝大份额,达到29.37亿元,接待国内外游客431.89万人次。

更值得注意的是,旅游带来了房地产的火热。2011年6月,保利海陵岛项目开售,成为早入驻海陵岛的开发商。其中一线海景的度假洋房售价已达1.2万元/平方米。

2012年6月29日,恒大 海上夏威夷开盘并热销,该项目投资100亿,规划了1200亩海岸旗舰配套,力求打造滨海旅游度假胜地。

一周之后,也就是7月6日,敏捷 黄金海岸开盘,该盘位于海陵岛东面,占地200万平方米,该项目计划分五期开发,建成后将会成为280万平方米的大型旅游度假区。

对于开发已经饱和的海陵岛,待开发的南鹏岛可谓是一块肥肉。面对这块肥肉,任何一方显然都不愿意放手。

根据李宗岑提供给的一份《阳江市南鹏列岛海洋与渔业经济园区建设可行性(年)》(下称研究报告)足体现其开发野心。

该报告计划在10年内总投入15.5亿元,其中光是旅游业就投入11亿元,并计划在在南鹏岛上建设酒店、娱乐城、餐馆、度假村等多项设施,建成之后,每年接纳游客25万人。然而,面对这个庞大的计划,李宗岑坦承财力并不足够。

据了解,李宗岑名下的阳江市豪峰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主要经营水产品养殖、餐饮等行业,企业总资产为2.5亿元,每年的利润也只有2000多万元,并不具备开发如此大规模项目的能力。

2010年10月,李宗岑与广州振华置业公司签订《南鹏岛合作经营协议书》,合作开发南鹏岛。公开资料显示,这个广州振华置业成立于1995年,其声称在广州拥有多个地产项目,但并没有查询到具体的项目。而在李宗岑的口中,广州振华置业却颇显神秘,“这个公司很有实力,背景也很深。”李宗岑对时代周报如是说。

争夺的另一方,阳江海洋局也难以掩盖对于南鹏岛经济效益的渴望,“一旦收回先是进行修复和保护,以后肯定会谋求开发,我们的态度是,公开招拍挂的形式。”陈国强对时代周报说道。

而据了解,虽然南鹏岛的权属仍然存在争议,但已经有一些房地产公司对南鹏岛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南鹏岛矿洞多,不适合开发住宅楼和公寓,但已经有房地产公司规划在南鹏岛上修建别墅。”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透露道。

岛主横行的海岛开发热

随着中国的海洋经济发展表现出强劲的势头,海岛开发正迎来热潮。正在上演的李宗岑“民告官”事件在这股热潮下或许将不再是个案。

据中国海洋局发布的《中国海洋经济统计年报》发布的数据显示,年,中国海洋经济增速大多数年份都超过当年GDP增速,其中2012年我国海洋经济生产总值达到5万亿元,占全国GDP的比重为9.6%。

而根据国家海洋局2011年4月份,向社会公布我国首批可开发无居民海岛的名录,首次明确规定单位和个人可以参加开发利用“无人岛”。

作为中国海岛大省的浙江个吃了螃蟹。2011年11月8日,我国无居民海岛使用权证书落户浙江省宁波市象山县旦门山岛。随后,福建、广东等海岛大省均开始对无人海岛进行适度开发。而随着海岛热的兴起,也带来各种乱象。争做岛主、违规开发、圈岛囤岛的现象此起彼伏。

“现在很多人觉得承包下来的岛屿,自己就是岛主,可以为所欲为,这会给我国海岛开发带来不利的影响。”梁国驹对时代周报说道。

海岛开发走在前沿的浙江省已经开始对这一现象进行整顿。2013年5月30日,《浙江省无居民海岛开发利用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发布,这是中国针对无居民海岛开发利用的省级政府规章。

该《办法》对承包岛屿的资格、岛屿开发范围进行了明确限制,并且规定,承包之后,如果岛屿闲置三年以上,政府有权对海岛进行收回。

对于在国家《海岛保护法》出台前已开发利用的无居民海岛,如何管理,浙江省海洋与渔业局巡视员刘向东明确表示,“仍要纳入规范管理。”

目前,我国对无居民海岛的管理相对滞后,相关法律制度不够健全,由此也会带来各种利益的博弈和纠纷。

而在博弈背后,如何才能既发展海岛经济,又能保护好我国的海岛资源,不损害国家的利益?在狂热的海岛经济浪潮之下急需“冷思考”。

(时代周报)

21巴萨摘下蓝月亮尤文赶走大黄蜂
党内促检讨不分区马英九建立问政公约
福马路一小区多位业主遇拆水表停水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