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平信息港

当前位置:

2019年或才具有關閉2G網絡的條件

2019/04/30 来源:四平信息港

导读

摘要:由于2G用戶較多,同時大量的2G終端在。有專家預測2019年國內才具備關閉2G絡的條件。清明假期间就在国内为雄安新区疯狂时,国外新

摘要:由于2G用戶較多,同時大量的2G終端在。有專家預測2019年國內才具備關閉2G絡的條件。

清明假期间就在国内为雄安新区疯狂时,国外新加坡也宣布4月1日起与2G说再见,关闭2G络。

再看国内,还是没有明确的时间表,由于2G用户较多,同时大量的2G终端在。有专家预测2019年国内才具有关闭2G络的条件。

全球正在告别2G络

早在2009年,日本NTT DoCoMo、KDDI、SoftBank就陆续宣布完全停止2G服务;2010年,芬兰3大电信运营商也关闭了2G络;2012年,新西兰电信Telecom、韩国电信KT也关闭其2G络;2016年12月,澳洲电信公司也宣布已关闭2G络。

美国移动运营商Verizon计划到2019年12月31日关闭其CDMA 1X络。Verizon的一些移动用户通过其2G CDMA 1X络来使用语音通话服务,但是Verizon正通过VoLTE技术来将语音通话服务转向LTE络。

而美国另外一电信运营商ATT宣布2017年1月1日已正式关闭2G络。

新加坡宣布从2017年4月1日起停止提供2G络服务,以将目前部分的2G无线电频谱(radio frequency spectrum)用来提供速更快的3G和4G服务,但仍有将近13万的2G用户。

国内:或到2019年才能关闭2G络

国外的2G关闭潮并没有席卷到国内,国内三大运营商并没有明确表示退时间表。

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七研究所教授级高工李进良在其文章《关停2G络是当下选择 没有之一》如是说:2G用户越来越少,实际使用2G业务量也越来越少,2G所贡献的资费也愈来愈少,所取得的收入就很难满足保护的支出,这样所提供的语音业务质量也就越来越差,不是打不通,就是听不清。再有原来制造2G系统、终端和零部件的厂家由于市场萎缩或者转产或者破产,那么原来储备的更新或维护的设备器件消耗殆尽之后,又很难得到补充,这就雪上加霜,2G通信质量的恶化就很难避免了,权衡2G关停的利弊得失,只有妥善关停,积极升级是对运营商与用户共赢的好出路,何必要拖着个老牛破车熬日子呢!

正如李老所说2G络的现状如拖着老牛熬日子。

但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在其微博上也表示关闭2G络急不得,2019年,我国的运营商才能具备全面关闭2G络的条件。

那么,如同老牛拖破车的2G络怎么就退这么难呢?

拿中国联通举例子吧,虽然前段时间关于中国联通关闭2G络的传的凶猛,但是中国联通也未明确表示要关闭2G络。去年工信部同意中国联通在全国14个省市在900MHz上开展FDD LTE实验,而后又同意同意联通调整900MHz、1800MHz和2100MHz频段频率用于LTE组。

但900MHz频段初被用于中国联通的2G业务,随着3G业务发展,目前该频段同时承载着2G/3G业务,清退用户着实很难。同时,在1.8 GHz上,中国联通现中还存在不少2G用户无法清退,在2.1GHz上,这是联通3G主力承载,同样没法进行清频退。

目前的现状是移动可以退3G,电信2/3G是混用的,就联通2/3/4G各一张,成本高。现在大量的终端都是2G,退难上加难。

按照中国联通的说法:根据业务、市场和竞争的需要,将频率资源向4G络倾斜,引导2G/3G用户向4G迁移,发挥频率集约优势。

将2G/3G资源逐渐转移到4G\5G,这是大趋势,三大运营商都已在积极布局,但应该看到,这也是一个按部就班的过程,急不得,技术上理想化的选择关闭2G络,时机并未成熟。要想关闭2G络,技术上应先推动VoLTE终端降低成本,支持800MHZ~900MHZ频段,运营上,应推出10元以下的语音套餐,并鼓励2G/3G用户转用4G套餐。付亮表示。

唐山中心区专项整治露天烧烤
唐山:第五届高层次人才招聘服务月活动启帷
清明期间部分公交线路站点有调整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