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党在我心中:一首红歌 四十载情缘

2018-12-05 18:34:52
党在我心中:一首红歌 四十载情缘 低矮的茅屋内,木格小窗前,父亲亲手制作的煤油灯泛着昏黄的光,母亲在灯前缝补着衣衫,她一边飞针走线,一边哼唱着曲子:“线儿长,针儿密,含着热泪绣红旗,绣呀绣红旗……”父亲不知何时也放下手中的活计,拉起他心爱的二胡与母亲伴和着,曲调时而舒缓深情,时而嘹亮高亢,旋律飘出小屋浸漫到夜色中。

每当此时,年幼的我总要双手托腮,眨着黑亮的眼睛,听得如痴如醉。

“妈妈,这是什么歌啊?”“是《绣红旗》,讲述的是江姐在牢房中和姐妹们一起绣红旗的故事。

”“那江姐是谁?”“一名革命烈士,没有她就没有我们今天的好日子。

”虽然我听不懂其中的道理,但是,我记住了歌的名字——《绣红旗》。

这首歌也是我们姐弟成长的摇篮曲,伴着夏夜的蝉鸣和冬夜的飘雪,在母亲的哼唱中梦乡甜甜。

80年代,改革的春风吹进闭塞的乡村。

83年春,父亲当选为村长兼村工厂厂长,带领乡亲们分田到户,发展副业,事业干得红红火火。

早春天气,寒意仍重,村工厂毒气泄漏,密闭的罐车里两名村民晕倒在内,乡邻们纷纷退后,闻讯匆匆赶来的父亲毅然纵身跃进罐车,当他用尽力气托举出一名村民后自己轰然倒下,再也没能走出罐车,那一年,父亲38岁。

父亲走时,没有一句叮咛嘱托,没有1声豪言壮语,没有一丝畏惧犹豫,父亲走的安详,走的满足。

当年,瘦弱的弟弟捧回了父亲的骨灰,也捧回了父亲共产党员的荣誉证书。

父亲走后,再也听不到母亲哼唱那首歌,偶尔收音机里传出“千分情,万分爱,化作金星绣红旗,绣呀锈红旗……”母亲都会泪水涟涟,那曲调里也充满了悲戚,充满了哀怨。

而我,总会轻轻捧起父亲的二胡,拭去尘土,抚摸着被父亲大手摩挲得光滑的琴柄,合起眼睛,默默揣测着18岁就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父亲在纵身跃进罐车时的所思所想,想像着这名村里年轻的共产党党员在生命瞬间的切身感受,直到泪若滂沱。

90年代,祖国大地改革的浪潮汹涌。

99年秋,医疗被推向市场,我所工作的津沽小镇妇幼保健院也面临着发展的难题。

此时,一位中年女性走进了妇幼保健院也走进了我的生命。

她中等身材、短发、镜片后的眼光沉寂而热切。

这位踏着秋日的阳光走进妇幼保健院的女子是一名妇产科医生,中国共产党党员。

她与院领导集体一起带领全体职工打造“无红包单位”、创建“全国巾帼文明示范岗”,开办“孕妇学校”、“春蕾育儿中心”……使妇幼保健事业迅速发展壮大。

她像一副上满了发条的钟摆,不知疲倦地日夜行走着,没有节假日,没有星期天,过度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