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平信息港

当前位置:

黑客攻击多元化促白客升值网游年损失超百亿

2019/08/14 来源:四平信息港

导读

黑客攻击多元化促白客升值:游年损失超百亿“根据往年的经验,高考前后的几周内,针对教育站的黑客攻击将进入高峰期。”下这个判断的范渊是杭州安

黑客攻击多元化促白客升值:游年损失超百亿

“根据往年的经验,高考前后的几周内,针对教育站的黑客攻击将进入高峰期。”下这个判断的范渊是杭州安恒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总裁,该公司的业务是为站抵御黑客袭击提供安全产品和服务,很多教育部门的站都是他们的客户

黑客们试图通过相应的攻击工具实现对教育站的渗透,篡改页面内容,甚至进入数据库修改内容,背后的经济利益不言而喻。

类似的攻防战几乎每天都会在络世界上演。“从制造木马病毒、传播木马到盗窃账户信息、第三方平台销赃、洗钱,一条分工明确的上黑色产业链已经基本形成。”中国互联协会副理事长黄澄清表示,病毒制售产业链上的每一环都有不同的牟利方式,这也让民对“互联地下经济”防不胜防。

黑客转行开房地产公司

黑客刘明(化名)熟练地敲了几下键盘,屏幕上就出现了被攻击者的相关信息。“这些电脑都中了我的木马病毒,但电脑的主人自己并不知道。”刘明解释说,这些中了木马病毒的电脑被称作“肉鸡”,意指这些电脑已经毫无反抗能力。

说这话时,刘明正坐在位于上海市郊的租赁房里,2008年大专毕业后,他就几乎没有找过一个“可以印名片的工作”,现在每天的工作就是“抓肉鸡”,每累计到1000个就卖给下家,一般能获得500元的酬劳。

刘明所从事的,只是这条黑色产业链上端且没有技术含量的一项工作。在《中国经营报》表达匿名采访的愿望后,MARK终于决定跟说一说“圈子里的故事”。1998年,一场至今仍被很多国内黑客津津乐道的中美黑客大战爆发,无数青少年加入“战斗”,MARK也是在那一年进入这个圈子的。

“现在我们早的那拨儿人,有人拿当黑客时赚的钱,在杭州开了房地产公司。”MARK说,那批人至少有60%已经跳出了这个圈子,一方面是挣够了钱,另一方面也是黑客这个圈子越来越商业化,与他们初的理想已经背道而驰。由于转行后依然在做络安全方面的工作,MARK如今依然与黑客圈子联系紧密。

首先是制作木马的群体。这些顶着技术专家头衔的群体并不参与直接的攻击,而是发现、贩卖漏洞,或者制造工具卖给别人。这样的木马工具开发出来,一般能卖到3万元,或者根据木马传播范围的数量,他们拿提成。“这个群体里中上等水平的,月收入能达到30万元。”MARK说。

第二个群体就是像刘明那样使用工具的人,这也是这个产业链里数量为庞大的一群人,他们中的很多人整天都泡在吧。他们拿到了现成的工具,在各大论坛内发帖挂马,或者直接攻击站,盗取用户信息。这是个体力活,做得好的一个月的收入能到4000元。

接下来是代理人和流量商。代理人多数技术水平不行,但一般在行业里有广泛的人脉。他们负责在黑客与有各种需求的客户之间牵线搭桥,促成客户雇用黑客“黑”站交易的完成。行情好的时候,400万元的年收入不在话下。

而流量商手上往往握有数十万台“肉鸡”,他们或受竞争对手的雇佣,对目标进行DDoS攻击 (Distributed Denial of Service,分布式拒绝服务,俗称炸服务器),通常是以消耗服务器端资源、迫使服务器停止响应为目标,这也是很多中小站和游公司非常头痛的一种黑客攻击方式。

治癫痫病去庆阳哪里好
安阳的癫痫病治疗医院
鹤壁癫痫病治疗专家
荆州癫痫病治那家医院好
鹤岗癫痫病专科医院咨询专家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