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大哥哥的生活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四平信息港

导读

小时候,我是很崇拜我的大哥哥的。我有三个哥哥,但我喜欢大哥。因为大哥长得英俊。妈妈说,你大哥就像画画上的人似的。浓眉大眼,个子魁梧,他的身

小时候,我是很崇拜我的大哥哥的。我有三个哥哥,但我喜欢大哥。因为大哥长得英俊。妈妈说,你大哥就像画画上的人似的。浓眉大眼,个子魁梧,他的身上有一种英武的气质。我回家后,就把家里的那张画想象成我的大哥哥。只要想他的时候,就向画上望一望。我是家里的老小,不会说话的时候,就让母亲送到我现在的家。因为是亲戚,所以不免要来往的,我就常常到大哥哥家去。    大哥哥结婚,我不知道,也许我太小了,不记得那样热闹的场面。大哥哥娶的是我姑姑家的女儿,人长得不好看,个子还好,中等,可是,那皮肤就像猪肝似的,一年到头都那色彩。这还不算,眼睛难看,向里面凹去,是典型的乡下说的扣眼。就为这个,我就很替我的哥哥不平,那么好看的一个人,怎么会看好这样一个嫂子。可是,妈妈说,人家喜欢你哥哥,就像麦芽糖一样粘上去了。她看过从学校回来的哥哥,就对我母亲说,舅妈,我给你家做媳妇怎样?我不要你家一分钱。我母亲一听,抬头看了我未来的嫂子一眼,又环顾一下自己破烂的家,说,好呀,闺女,就是我家真没钱。我嫂子说,二舅母,我真的不要钱,我就看好他的人了。只要你同意,我们马上定亲。我大哥哥回来的时候,我母亲就把这事跟他说了,大哥哥很爽快,说,行,只要不要钱。那时,真是太穷了,大哥哥到离家八十里的镇上读高中,都是步行,哪里有车。带的饭是山芋干。大哥哥真的和未来的嫂子定了亲,大哥哥送嫂子回家的时候,嫂子把给的十块钱定亲的钱又退给了大哥哥,说给他买笔。大哥哥也毫不客气地收下了。    嫂子虽然人长得不好看,但很耐苦。那时家里什么都没有,三间歪歪斜斜的草房子,在老屋的后面,那就算分给他们的全部财产了。嫂子一点也不嫌弃,起早贪黑地在家里田里忙,人家回来了,嫂子还没有回来,一个人割草,一个人背,从不叫苦,从不叫累。对哥哥特别的关心,也许就因为这些大哥哥从来没有说过她一句不好。她勤劳的美德已经掩盖了她的不美丽,况且在乡下,只有能吃苦的女子才会受人们的夸赞,不会过日子,整天游手好闲,爱打扮,站在门前嗑瓜子儿,都是要在背后让人们呸唾沫的。那样不顾家,日子还不是越过越穷,越不像个样子。大哥哥又是很聪明的一个人,嫂子在家忙,在地里忙,他就到镇上买一些挂面来,然后走村串户的卖,因为没有大的本钱,这样的小本经营是很合算的。果然,大哥哥家的生活一天一天红火起来。他家盖了三间瓦房,八十年代,农村盖瓦房真是很了不起的事。他们也有了一个一个孩子。在孩子上,大哥哥算是很失败的,因为是表兄妹做亲,他们的孩子都不如意。大儿子生下来,得了一个疯,去医院针,针傻了。长到十岁,智力还是五六岁的样子,只会喊妈妈,一说话口水就顺着嘴角流下来。走路有点歪。可是,家里的人都认识,也勤劳,别人不想做的脏活,就让他做。他很善良,喜欢小孩子,但家人不让他抱。他就讪讪的退到一边。第二个孩子是个女孩,没有缺陷,但很黑,很丑。他家的孩子都有一个缺陷,像嫂子,像嫂子的扣眼,一个也不像大哥哥。这个女孩虽然没有缺陷,但在农村,没有男孩说话也是不硬铮的,大哥哥决定再生。下面的这个孩子是男孩,大哥哥感到很满意,因为看起来这个孩子很好。可是,过了七天,大哥哥忽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这个孩子怎么从来没有尿尿。他喊来母亲,说,妈,这孩子怎么好像尿道不通似的?母亲一看,可不是,一点尿也没有。母亲二话没说,抱起孩子,说,我和你去医院。大哥哥就用自行车带母亲去了医院,到医院,医生一看,真是尿道不通。医生拿来一根针,在孩子尿道里一戳,通了。大哥哥狐疑地接过孩子,和母亲回家,走在路上,大哥哥很久也没有说话,到半路,大哥哥忽然说,妈,你下来。母亲就下来了,很奇怪,说,你让我下来干什么?大哥哥说,妈,你说这孩子能有用吗?就这么用针戳一下。母亲说,管他,先回去再说。大哥哥说,妈,你看,家里已经有一个没用的了,这个还不知道有没有用,我看干脆把他扔了。母亲喊起来,说,你说空话呢,我不准你扔。你不带,让我带。大哥哥只好让我母亲上车,继续走。    这个孩子,大哥心里是不满意的,他想生一个好好的,健康的,没有一点疾病的。大哥又生了第三个,这个是个女孩,没有问题。大哥还是不遂愿的,于是,再生,这一次,生了个男孩。这个男孩长得和个差不多,但没有个好看,长到三岁的时候,大哥发现,这个孩子很机灵,可是不会说话。到这个时候,大哥一连生了五个孩子,三男两女,只有女孩子是没有问题的,但都不漂亮。而三个男孩,只有尿道不通的那个能说会道,另外两个就是痴子。大哥到现在为止,彻底绝望了,他用他那九年的高中知识判断,不能再生了,只要是男孩,都有遗传的基因在里面。这是的计划生育风声也紧了,大哥从那些宣传里知道,近亲是不能结婚的,但,已经有五个孩子了。这错误已经无法纠正。    在后来的生活里,大哥从来没有抱怨过母亲。只有母亲在我们面前叹气,说,就怪我,我那孩子,哪里找不到对象了,我就图不要钱。家里穷啊!大哥的负担的确很重,五个孩子的衣食,还有两个智商等于五岁孩子的,要养一辈子的,一辈子的累赘和心思。大哥对那个小的孩子非常好。好像父母总对孩子里差的那个用心多。    在那个孩子长到十三岁的时候,一个晚上,他一个人睡,夜里大家好像听到他房里一些动静,也没有深想,以为他在玩的,况且对一个痴孩子总不会太用心。第二天,到中午的时候,大哥说,怎么没有看见小三子?大家才惊起来,说,他根本没有出门。就去推他的门,不开,大哥一脚踹开了,小三子躺在地上,已经死了。夜里抽风,没有接上人,就死了。家人也不愿意这样的小孩子到火葬场去,就偷偷到田里埋了。他们说,那么小,还要投胎的。但愿他再生时,是一个健康幸福的孩子。    别人,我是不知道的。大哥看起来很受打击。他那么坚强的一个人。变得沉闷,他心里的悲伤没有人知道的,我去时,他话也不多,脸上那么亲切的微笑消失了,坐在屋子的角落里。我甚至不敢问,我知道,我还是不问的好。这样一个孩子,其实在我们看来,死去比活着要好一些,因为在他,生命的意义是没有的,而对于家人,其实是一种解脱。但那样无知的活着,或者也是没有痛苦的,但对于别的人呢。但这样的话是只能在心里说的,谁也不能用它来安慰大哥。不管怎样,那是他心上的肉,剜去,他要痛的,这痛只有他和嫂子能够领受。我们没有发言的权利。我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没有说,大哥黑瘦黑瘦的。我默默陪他坐了一会,就走了出来。我知道,那田野里,那抔新土要牵着他的神经和灵魂到很久。时间,只有时间会使他好起来。    他没有告诉我,小三子去了。我也没有问,但我已经知道了。他应该知道我已经知晓了这件事。但我无法安慰,也没有安慰,我只是更深的伤害他。我不想提醒他的痛苦。    大哥好像慢慢就好了,又那么富有活力了。是乡下慷慨无处不在的阳光,像金粒子一样撒在大哥的身上,他像乡下的树,乡下的牛,乡下的一切植物一样,又勃发了旺盛的生机。他去公路上做小工,去河里挖泥。家里养了许多的猪,他家又盖了三间大瓦房,说是大瓦房,的确是大,那个原先盖的瓦房和它一比,那格局多么小呀!就像一个是大家闺秀,一个是乡下妹子。说不出的局促。大哥家买了电视,摩托车,洗衣机,房子又布置得亮堂堂的。那个二儿子要娶媳妇了。    大哥的大女儿已经出嫁了。养了个胖小子,过年的时候回家,一家人围着高兴,那个老大总穿着嫂子紫色的棉袄,上面全是泥土和草屑,他特别喜欢这个孩子,别人带腻之后,就会喊他,小勇,你来带。他就咧着流口水的嘴,嘿嘿笑着,欢天喜地地过来摇摇篮,即使别人从来没有把他当着舅舅,他也是从来不在意的。    这样,过去三年,大哥的二儿子娶上了媳妇,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能说会道的。大哥不知怎么疼爱。整天抱着,我一去,就给我讲孩子怎么聪明,怎么乖。也的确是,我去一次,她就认识我了,下次去,问,这谁?她就奶声奶气地答,小姑奶。我们就大笑,说,记性不错,还认识。    大哥是什么事情都藏得住的人,嫂子也是。那天回家,闲谈时,小嫂说起来,说,大丫头的儿子还不会说话呢。都四岁了。我诧异,为什么?小嫂说,那次大丫头和妯娌拌嘴,人家就说,我们家养的是丫头,但是,我们家丫头能说会道的。原来,大丫头的儿子不会说话。她的这个妯娌是话里有话。意思是,你家是男孩怎么样,话也不会说。我说,怎么会这样?小嫂说,隔代遗传呗,大丫头没有缺陷,把这带给孩子了。    我愣在那里,母亲坐在我的对面,叹了一口气。 共 341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死精症是致命性病症吗
黑龙江的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