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流年当我遇见你同题征文小说江山文学网2

2019/07/13 来源:四平信息港

导读

每当每一丝风温柔吹刮着你的发丝,每当温暖的阳光轻轻地抚摸着你。我都犹记,那些有你陪伴的日子,那一次我遇见了你。  我和她相遇的天:  生

每当每一丝风温柔吹刮着你的发丝,每当温暖的阳光轻轻地抚摸着你。我都犹记,那些有你陪伴的日子,那一次我遇见了你。  我和她相遇的天:  生命的流逝,就像飘落在流水上的红色枫叶。漂亮的,绚丽的,在四周一片郁郁葱葱中随着流水缓缓流逝。过了许多年,我还记得曾经学习上的痛苦深渊,还记得在枯燥的作业上挣扎。那些如同被世界抛弃的落寞感,那种独自一人孤孤单单的寂寞感。  那是一个下雨的早晨,我一个人撑着伞来到学校。道路旁是高挺的香樟树,风在枝叶间肆意地飞舞,行人来去匆匆,如同一个个影子。  到学校门口时,我早早地看到了老师。  同学们齐声朗道:“老师好!”  跟着的,也有我稚嫩无知的声音。  我看着老师微微露出了笑容,但眼间的疲惫也隐隐若现。我沉默着注视着她,看着她对着我露出霎那间的微笑……  我不知道她为了批改作业熬了多少个夜晚,我也不知道,为了我们这些无知善良的少年,他们付出了多少心血。  我整了整书包,走进了学校。  学生们书声琅琅。因为教育部门规定,我们得背书。为了增长自己的学识,我们得不断记东西,不断背书。  所有的孩子都大声地背诵着文章,我也不例外。  只是,每当听到窗外犀利的雨声,看到窗户上的斑斑点点。我总感觉世界有什么如霜般纯白冰冷的东西在悄悄蔓延。  我在学校是个寂寞的孩子。没有优良的成绩,没有漂亮的长相。  同学们嘲笑我,老师批评我,父母不管我。我的世界,除了自己,恐怕没有人。至少,当时我是这么认为的。  就是那一次,那次初次的相遇。当我看到她时,顿觉瞳孔一亮,像是发现了希望。  那天,老师收了我的作业本。她耐心细致地看着批着,什么也无法形容我当时忐忑羞愧的感觉。我为我的成绩差感到羞愧,我更怕她批评我,当着同学的面指责我。所以我很忐忑,我很不安。  我仔细地观察着她的神情,小心翼翼地,就像捧着一块易碎的玻璃。  老师面容严肃。她异常仔细地审阅着手中的作业。终于,我从她的眼神中看出了端倪。  她嘴角一钩,露出了不耐的神色,转头看向我,将本子狠狠往地上一抛。  “去改好你的作业。这么差,真不知道怎么做的。”  我习惯性地,像个木头人似的捡起了地上的本子。面无表情地走回了位置。  我已经习惯了这种戏剧的戏码。我的自尊心也在一次次磨练中被狠狠地踩在脚下。  我知道老师这么做情非得已,或许她们只是在发泄自己的愤怒和不快。我曾不解过,也曾思考过。但,都还是放弃了挣扎,选择逆来顺受。  在学校,你没有选择的余地。你的世界围绕着你转,但是真正的世界是个大团体,在生活的艰辛和美妙中,所有经历过的一切,所有赞扬的,批评的,主角都未必是你。  那天,我依旧默默地用橡皮擦着作业。直到橡皮将铅笔印记擦的模糊,露出肮脏难看的色调。然后再拼命擦拼命擦。  我知道绝望是什么滋味。因为那种莫名的沧桑感,那种悲哀无助感,深深刺激着我。  中午放学时,我独自一人来到了操场。抬头望向天空,有霎那间的晃神。大团大团的云朵堆积在一起,在那厚重的云朵间,遮挡着一个金黄色的明媚太阳。一束束阳光透过云中的缝隙,轻轻洒到了大地上。  一旁的枯树笔直地竖立着,枝上的鸟儿也不再喧嚷。  霎那间,时间静止,世界也没有了声响。  一阵风吹散了地上的落叶,打破了时空的宁静,飞舞着,像是宣告着什么的到来。  风叶飘摇的远处,出现了一个人影。虽然看不清她的面容,只看到了身形,但不知为何,我却紧张地心脏直跳。  那个人离我越来越紧。后来我看清楚了,那是一个身着白色衣裙的女子。  我愣愣地望着她。我从没见过这般女子。  我看着她,就这样看着她。风在我的衣角间乱窜,头发也跟着肆意的飞舞。但是我都无暇顾及他们,我只是呆呆地呆呆地看着她。  女子走到了我的面前,露出了温柔的微笑。  “小家伙,你叫什么?方便介绍下自己吗?”  我有着霎那间的疑惑,我愣了一愣,像是听错了什么。但很快又回过神来,比起那过多的紧张,我的心里更是不由自主的感到敬畏。  “我……我的名字?”  “嗯,你的名字?”  不知为什么,霎那间我忘记了我叫什么。而我记得的,就是我。  “我……我的名字,叫我……”我突然间露出了笑容,所有的阴郁一扫而空,我甚至开始期待她说的话,她对我做出的动作。  “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漠静……我的名字叫做漠静。”  我再次露出了微笑。我不自觉地牵起了她的手,紧紧将她柔软的手掌握在掌心。  此刻,天空开始散发着橘黄色的气息,像是曾经末日的来临。  她笑了,露出了暗处无比美丽的微笑。  她将身子轻轻一倾,下巴高高地向上抬起,一个舞蹈般的转身,她静默地站在了我的身旁。目视着前方的太阳。  不知为何,与她肩并肩,我能感觉身上的肩膀再次变的复有力量,内心中一种新滋生的强大的力量再次缓缓地生长。  她叫……漠静。她说的,她的名字叫做漠静……  我呢喃着,再次看向她的脸庞,她那带着酒窝高抬着的洒满橘黄色阳光的脸庞。我次感到了无比的轻松愉悦,我露出了温暖的微笑。  那天,我仰望着天空,漠静也跟着对着我笑,和我一起仰望。  一旁路过的同学都用一种极其古怪的眼神看着我,她们露出了奇怪地神色。  不知为何,我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我也知道他们心中的困惑,更知道这个问题真正的答案。  她们看不见的,他们是看不见漠静的。漠静只属于我一个人。  那天,漠静同我并排走着,一齐走着的是我不同的人生。我的生命里开始出现了生命力,我开始变的坚挺,我爱她,就如同她爱我。  于是,从那个美妙而神秘的中午,开始了我和她的生活。  我和她相遇的第二天:  自漠静来后,我的心绪开始变的平静。我不再孤单,我总能看见在老师讲台的门外,漠静隔着窗带着微笑和我亲切的招手。  每当我被批评或者被嘲笑时,我总能看到她腼腆的笑容。于是,不由自主的,那些痛苦的伤痕变为温暖的力量。  我开始忘怀那些带给我伤痛的人,我开始学着乐观,学着放开。我看着老师严厉地目光,深知她的不易。我看着同学嘲讽地笑容,心知他是个孩子。  我开始对需要帮助的人施与援手,我开始对爱我的人给予一个温暖的拥抱。  不知为何,每当看到她温暖的笑容时,我总像看到了那天的阳光。那般的灿烂,那般的温暖。就像是,天空中降下的希望。  那天,老师把我拖到了讲台。她朝着我严厉地批评。我知道我的作业又错了许多。看着她的神情,我很难过。我想,我本该感觉到怕的,我本该为自己的行为羞的想要抹着眼泪扭头就跑的。但是,这次我没有跑,没有叫,没有反抗,没有痛苦。我只是深深地看着她,深深地,深深地。突然间我甚至觉得,她该怎样就怎样把,只要觉得舒服……其实,此刻沉默的同学,站在讲台上的我,和批评我的老师,大家没有一个是好过的……我选择了闭嘴。老师像是看懂了我的眼神,随即愣了一愣,但很快又恢复了常态。  也对,我只是个孩子,老师是知道要教点给我什么,但却是不懂我的。  我看见老师回过了头,开始对着全班学生说话。她的神情严肃,语气肯定。正当我抱有悲哀的难过时,漠静又来到了我的身边,轻轻抓住了我的手,诚恳地看着我点了点头。  “你在看什么?”  老师再次尖声朝着我大叫。我沉默地看着她。她仿佛看到了我眼中的怜悯,更是气得火冒三丈。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够让她舒心。刚刚那种怜悯的眼神情不自禁,即便我知道那个表情实在是不能够露出来的。因为那神情深深刺入了她的骸骨,她的心窝。作为老师的尊严,她是不允许学生用那种怜悯的表情看着她的。当然她自己却可以。  那天下午,放学时,夕阳如同玫瑰花瓣一样红。我看着天空,又轻轻抓住了漠静的手。她的人很轻,轻的就像身边的空气。我从没有抱过她,她也只是牵牵我的手,但是我却感到彼此间从未有过的满足。  夕阳西下,告别了昨天,今天,她的微笑告诉我。  即便过的再疾苦,即便受到了再不公平再恶劣的待遇,也要微笑。既然我们得不到别人的爱别人的关怀,那就更要学着给予弱者该有的爱,并且不再苛责他们。  我和她相遇的第三天:  第三天一大早,我便听到了窗外的鸟叫。阳光透过窗户温柔地洒在被子上。我伸了伸懒腰,就这样打着哈欠起了床。  漠静早早地便在我的房间等候着我。她的行为很神秘,在我同朋友交谈时,时常便没了她的影子。但是,即便如此,我还是能感觉到,她就在我的身边。  我快速地穿好了衣服,对她露出了个漂亮的微笑。  “早安——”  她也笑着看着我:“早上好,我。”  我一如曾经般牵起了她的手,带着她跑到了厨房。昨晚,我和她兴致勃勃地做了一大锅五谷杂粮粥。经过一个晚上的煲粥,早上,掀开锅盖,热气腾腾的香味便迎面而来。  我开心地给自己乘了一碗,又给漠静乘了一碗。  我默默地吃着吃着。突然发现,漠静并不动筷子。她依旧是认真地看着我。  “你为什么不吃?”  漠静没有答话,依旧单纯温和的看着我。她身上的白裙,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特别的干净。  突然间,另一边的空气有了细微的变化。  “森,你在和谁说话?”  母亲在卧房里疑惑地大叫。我的母亲已经没有外出工作很久了。她生了病,时常需要人来照顾。但父亲长时间不在家,而我又要上学。于是,她便只能自己照顾自己。  “哦,我和朋友!”  一阵沉默。  后来,我出门了。  我穿上了衣服,带上了旅行包。漠静说,今天,她要带我去玩,她要带我去游历这儿每个美丽的角落。  下了楼,我仰望天空。  天是清澈的蓝,阳光也是格外的晴朗明媚。  曾经一直觉得天空寂寞的我,次感受到了天空的清丽美好。那曾经的寂寞感,突然间变得是那么的有滋有味。  我骑上了我的自行车,漠静也在我自行车的后座轻轻地坐稳。  于是,这一场从未有过的开心之旅就这样开始啦——  暖风轻轻地拂过我的脸颊,树木在清澈的空气下,向我亲切地招手。  去往景区的路上,时常会有鸟儿欢叫嬉闹地陪伴。  轻轻地空气,静静地树,悦耳的歌声,丝带的鸟。  红叶下是我走过的脚印,风中飘过花瓣的印记。  我轻轻地来,我轻轻地招手,就如同相伴多年的好友静静地谈话。  后来,我和漠静在一棵大榕树下停止了行进的步伐。  那真是棵很大的榕树啊。  我曾见过它无数面,却从没像那天这般记忆深刻。  活了千年的古榕树,如同一个傲然屹立的,默默俯视着人间,又犹如一个慈祥和蔼的老人,亲切地看着它树下的孩子。  阳光从树荫下透漏下来,温暖的,如同家中柔软的白棉被。  小狗在树下乘凉嬉闹,它们欢叫着,奔跑着,开心地逗着草地上的狗尾巴草。  树上还有鸟雀搭巢,唱着小曲的小家伙们在书上嬉戏玩闹。  我惊叹榕树枝头新长出来的嫩芽,我抚摸书身凹凸的年华。  从未有过的感觉,从未有过。  那是种清澈小溪般孜孜流淌的奇特感觉。那种神奇的力量滋养了我的心肺,有股神秘的清新感,从我心中缓缓地流淌,流走了曾经的泥水,流走了从前的断肢残骸。  漠静的手轻轻扶上了我的眼,我跟着她的手静静闭上了眼。  身边是空旷清新的空气,耳边是风吹的树叶沙沙声,是鸟儿的欢叫声,小狗的打闹声……  这是从未感受到过的新奇体验,正是从未感受过,所以才会感到那样的惊讶,那样的美丽。  后来,我载着漠静,驶过了一望无际的草地,穿过了大块大块开的郁郁葱葱的油菜花地。地上的虫子幽幽地奏着美妙的歌声,我带着阳光的滋养,带着空气的香味奔驰在这自由散漫的田间小道,就像一个自由快乐的麋鹿。  后来,我们总算来到了大海边。  那无边的大海啊,就像是自然的生灵在空旷幽静的时空中演奏。一朵朵白色的浪花几岁在岩石上,我捡起了一旁黑色的鹅软石,轻轻磨砂着,就像抚摸世间宝贵的礼物。  曾经常在课堂里的书本中阅读到海浪的感觉,可是和此刻自己亲身经历却截然不同。曾经的图像都是机械的,此刻的感觉却如同自然间生生不息的轮回深深震撼感动着我。  漠静张开了她的双臂,风将她的裙子吹得飞起,美丽的长发在风中丝丝的飘动。  我惊呆了。我不知道是什么让她感觉到如此的安静清澈。我也张开了双臂,心中像是容纳了海纳百川,在一片灰色尘埃的心里开出一朵红色的花儿来。  在骑着自行车回家的路上。我霎那间知道了漠静为什么叫做漠静了。她沉静,淡然。而每当我需要别人安慰,需要别人关心时,那个沉静的,美丽淡然地她总会出现在我身边。于是激动到泪流,坚定到颤抖。就像今天见到的景象。若非亲眼见到,无法想象。 共 689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怎样减少癫痫病的发病率
标签

上一页:施暴的沙子

下一页:冬天的梧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