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平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专家中国单独提供全球公共服务需他国取消猜

2019/07/19 来源:四平信息港

导读

专家:中国单独提供全球公共服务需他国取消猜忌新加坡《联合早报》1月14日文章,原题:中国要如何实现军事崛起? 中国军事崛起的议题变得越来

专家:中国单独提供全球公共服务需他国取消猜忌

新加坡《联合早报》1月14日文章,原题:中国要如何实现军事崛起? 中国军事崛起的议题变得越来越现实。随着中国经济的继续发展,国家对军事现代化的投入越来越大。这和其他国家没有区别,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会通过不同的方式转化成为军事力量。中国现在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从人均收入水平来看,也已经进入中等收入社会。这表明,中国的军事现代化已经具备了相当的经济基础。同时,中国各方面的技术发展,也达到了一个转折点或突破口。 任何一个国家,随着其经济力量走向世界,其军事力量也会跟着“走出去”。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后,已经从一个资本高度短缺的国家,转型为一个资本过剩的国家,同时又是一个贸易大国。尽管主权国家之间的军事冲突有减少的趋势,但非政府角色在国际事务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就贸易来说,海上航道的安全经常被海盗所威胁。国际恐怖主义更是对人类生活构成威胁。这些都需要军事力量。今天,越是全球化,世界就越需要全球“公共服务”(public goods),包括海上航道安全、国际人、财、物免于恐怖主义的威胁等等。小国家还可以依赖大国家来提供公共服务,但大国必须负责提供全球性公共服务。 中国必须成为一个能够提供全球公共服务的大国。中国的军事崛起有需要,也有必然。但军事崛起在一个国家崛起的方方面面中为艰难。随着中国的军事投入的增加,国际社会也给予中国军事现代化越来越多的关切。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其他国家视中国的军事崛起为威胁,也必然会在军事上和中国竞争,终有可能导致中国和其他国家间的军事竞赛,这正是中国必须避免的。中国军事崛起至少必须考量如下两个大问题:个大问题是军事崛起的可持续性;第二个因素是苏联的军事现代化模式。 中国军事现代化的大问题,就是要实现基于国家安全之上的国防和基于国际之上的国际合作。不和美国争夺霸权,表明军事现代化保持在防御性水平即可。对外在世界来说,尤其是对中国的和平崛起来说,中国的军事崛起必须考量到区域化和全球化这两个重要要素。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必须用实际行动来表明,军事崛起是为了提供区域和全球性的“公共服务”。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不可能一直采用“搭便车”的策略。“搭便车”既不能和中国的大国地位相吻合,更不能有效地保护自己的国际利益。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国家需要中国提供更多的全球性“公共服务”。中国在经济上已经开始提供,主要是通过积极参与包括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组织发挥作用。在军事上已经参与到联合国主导下的“维和”活动。但这些远远不够。这也就是为什么西方很多国家一直在呼吁中国做一个负责的大国。 国际也给中国的军事和平崛起创造了条件。如果中国能够把军事崛起放置于中国的国际的构架内,其他国家不仅不会感受到“威胁”,反而会感觉到中国军事崛起的必要性。从国际的视角看,中国的军事和平崛起不仅必要,而且也是可能的。例如在中国派军舰到非洲索马里海湾维持海上航道的安全问题上,在开始的阶段,各国媒体纷纷发表意见,质疑中国,但到现在,这些国家不仅都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而且更相信这是必要的,是中国的。 承担国际可以有多种形式,既可以在联合国的构架内,也可以和其他国家合作,也可以是单独进行。在联合国构架内履行,这方面中国并不难,已经展开,积累了不少经验。和其他国家合作刚刚开始。这里尤其要强调中美两大国之间的合作。美国现在是全球的承担国,但已经力不从心,因此要求中国承担更多的。但中美两国并没有具有实质性意义的军事合作。两国之间互相猜疑。从长远来看,如果中美不能合作提供全球性“公共服务”,双方都很难单独提供。两国现在有战略对话,在这个领域具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中国单独提供全球性“公共服务”则可能要到比较后期才会发生。今天,中国既没有足够的能力来单独提供,很多国家也还没有认同中国。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中国要提供,也会被其他国家视为是威胁。等到未来中国被世界接受,也发展到具有足够的能力,中国才会开始单独提供全球性“公共服务”。在现阶段和今后相当长的阶段,中国还是会在联合国的构架内或者和其他国家合作来提供全球性“公共服务”。

北京的医院专治白癜风
南平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
成都中科甲状腺医院乘车路线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