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山寨货在农村很常见碰到很正常碰不到是运气

2018-10-28 12:29:21

山寨货在农村很常见:碰到很正常 碰不到是运气

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县蔡家堡乡岩崖村小卖店店主在取一毛钱小零食。 王 梅摄  近日在河南、青海两地走访农村小卖部  在农村买过东西的城里人往往都有这样的经历:在乡村小卖部或超市,那些产自无名小厂、名称或包装与名牌极其近似的商品,令人啼笑皆非。  近日,本报走访河南、青海、山东、广西等地乡村,看似繁荣的农村市场,山寨货和假冒伪劣商品几乎成了公开的秘密,农村现代物流体系缺失、名牌产品定位脱离农村实际等深层矛盾在逐步凸显。乡村消费如何避免成为乡村消“废”?需要全社会的深思和努力。  河 南  “蒙牛”变“豪牛”,“白猫”变“日猫”,没碰到是运气,碰到了才是正常  在河南省走了几个农村市场,“大开眼界”,各种各样的山寨、假冒商品应有尽有,大到摩托车、电视机,小到油盐酱醋。“蒙牛”变“豪牛”,“白猫”变“日猫”,“茅台”变“茅合”,“康师傅”变“康帅博”,“营养快线”变成了“营养专线”。  家住孟州市上口村村民邓鸿贵在集市买了一箱“伊利”奶,回家一看是“伊俐”,买了两包“北京烤鸭”,打开后里面竟是豆腐干。他的邻居邓平均说,农民买假货和城市家庭丢自行车一样,没碰到是运气,碰到了才是正常。  曾经在周口下过乡的河南电建一公司职工马国胜回去看农民朋友,在郸城县一个乡镇买了白酒、牛奶和食用油,结果他买的商品无一是真货,弄得老马尴尬至极。  安阳内黄县楚王乡南沟村村民李景春在庙会上满心欢喜地给妻子和闺女买了飘柔洗发露和雅芳洁容霜,妻子女儿使用后却出现头痛、头痒和面部红肿起疹等症状,到医院一检查,原来是假冒化妆品重金属超标。医生说如果继续使用,很可能会影响中枢神经甚至损害肝功能。  河南省消协接受的投诉显示:伪劣及傍名牌商品在乡村屡见不鲜,一些散装食品生产作坊无消毒设备,无防尘防蝇设施,小包装的厂名、厂址、与真实情况不符,尤其是色素、糖精、防腐剂等严重超标。  山寨饮料的生产厂家多是一些作坊式工厂,购买一些简单的套标机、灌装机,再雇几个工人,就可以开工了。焦作市有一家纯净水公司,除了完全仿冒生产“康师傅”纯净水外,还生产一些“名牌”饮料。一看就笑了,原来这里就是“雪碧”变“雷碧”的制假窝点啊!也有一些傍名牌的方便面、饼干,绝大多数流向了农村市场。  青 海  “漂柔”洗发水,“康剑”口香糖,村民觉得“和电视上的一样”  连日来,走访了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县山村的小卖部、供销点,发现一些便宜的“山寨货”非常普遍和畅销,而村民们觉得,这些东西“和电视上的一样”。  在互助县蔡家堡乡东家沟村村委会附近看到一个小卖部,两间土房子,陈旧的货架上摆满了各种商品。一个3岁左右的小男孩进来买了包 “小黑哥”巧克力豆,一毛钱。包装袋上显示保质期是6个月,但却找不到生产日期。拨通厂家,工作人员的回答是:“小黑豆属于花式膨化食品,我们有一年没生产了。”  在蔡家堡乡岩崖村,发现了薛生福老人的小卖店,只有三四平方米。本村姑娘小芸进来选了一瓶400毫升的“漂柔”洗发水,6元钱。翠绿的颜色看起来和“飘柔”一模一样,味道也相像,只是瓶子背面的字迹有些模糊。小芸说“飘柔洗发水很好啊,电视上经常出来,也不贵。”  同样畅销的还有“康剑”口香糖,和“绿箭”包装看起来完全一样,很难分辨,卖1元钱,尝了一下,发现这个口香糖似乎是用面粉和糖精合成的,丝毫感觉不到是在嚼口香糖。  家住西宁市的辛先生“十一”长假回老家乐都县蒲台乡小干沟村,儿子在村里的小卖部买了一块过期面包,他把面包顺手扔到了羊圈,在家务农的嫂子觉得很可惜,埋怨道“大人吃的话其实没事儿”。“我们平时在西宁买东西,会仔细看保质期,特别是买给孩子的食品更是不敢马虎,没想到在村里,很多家长根本就没有是否过期这一概念。”  河 南  有“不知假而买假”,也有“知假买假”  许昌一位常年跑集会、串野摊、赶庙会的商贩说:“便宜就是吸引力。有的农民就是青睐很难分辨真假的山寨版,因为这些‘名牌’价格低,满足了他们的心理需求。”  很多“一元钱食品店”开在农村学校门口。1元的巧克力、乳酸奶、麻辣条,强烈吸引着农村孩子。焦作市修武县西村乡一个农村教师告诉,孩子们不会识别真假,就是图便宜、图新奇。一名孩子家长说,他也很希望买到合格的商品,但是他们村就一个小店,他们根本没有选择余地。  灵宝市朱阳镇的闫老板说:“我们这里山寨饮料比正牌饮料好卖。拿山寨‘依利’优酸乳来说,价格比正牌低一半,我们还有利润可赚,山寨奶制品比纯净水还便宜呢。”  一家着名饮料企业的打假人员算了一笔账:“我们企业生产一瓶饮料,成本在2元左右,批发价定在2.35元,除去销售成本,一瓶多赚3毛钱。但有些假冒饮料直接用地下水加香精、色素勾兑,成本就只有3毛钱。”  商丘一名乡镇干部分析说:除去柴米油盐、看病、孩子上学等必要支出,好多农民家庭收入所剩无几。有的农民是“不知假而买假”,但有些是农民明明知道它是假货,但是巨大的差价使得他们只好“知假买假”。  青 海  “只要能吃、能用,不出大问题就行”  青海省工商局食品监管处的李处长说,“对于偏远山村的百姓来说,牌子、包装都不重要,只要能吃、能用,不出大问题就行;另一方面,有些商品的厂家有生产许可证,有自己注册的商标,比如‘喜之郎’和‘喜土郎’都有生产许可证号,仿冒和不合格产品之间没有必然联系。”  李处长告诉,在青海牧区甚至存在“炕头小杂店”。往往是老两口在自家炕头桌上摆上卷烟、火腿肠、袋装醋等,打开窗户就能卖给村里人。工商执法者发现食品是过期的,老人会心疼地嚷“我吃,还不行吗?”当场撕开吃掉,这让执法人员很为难。  基层执法人员还有不少无奈:有些售假经营户难以取缔,因为一个村就一个店,如果取缔查封了,村民买一袋酱油都不方便,执法人员只能帮着办理营业执照,引导他们如何开一个合格的小卖店,甚至帮他们刷墙、摆商品,有的店主不识字,还要提醒他们那些商品快过期。  青海省质检局食品质量检查处负责人表示,“百姓往往只能接受低价商品,更谈不上品牌意识和维权意识,就是买了假货也只会自认倒霉。要想改变这种现状,除了提高农村经济水平外,还需全社会的监督和各部门协作。”   曲昌荣 王 梅

牛大魔王
融信杭州世纪
名门翠园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