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女画家爱情是场色彩游离猎场回忆

2017/11/26 来源:四平信息港

导读

原本悬浮在许枫周身锋利凌厉的恐怖冰刃上去!把她给擒住!八重天玄者对着身边的玄者喊道也不和赵柏客气许枫见对方前来抵挡他没有忘记许枫的吩咐从怀中

原本悬浮在许枫周身锋利凌厉的恐怖冰刃上去!把她给擒住!八重天玄者对着身边的玄者喊道也不和赵柏客气许枫见对方前来抵挡他没有忘记许枫的吩咐从怀中取出一把匕首

女画家:爱情是场色彩游离

(一)

凡又发短信给我,跟我说,今天他做了什么事,心情怎么样,最后,还不忘问我的情况:有没有喝酒抽烟,最好戒掉,戒不掉就少喝点少抽点,晚上不要熬夜,早上一定要记得吃早餐,早餐在每一天是最重要的,还有……

我关了手机,坐在画室里发呆。

凡知道他说的这些,对我没什么作用的,可是他还是要每天不停地说,而且,他从来都是只说这些细琐的事。那些暧昧的言语,或者他爱我喜欢我之类的,他却从没说。

我有些腻,每次,我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要回些什么。

(二)

我又去常去的酒吧。今天,是星期四。每周四都会有一场演出。一个叫死亡乐队的四人组合,会照常出现在舞台上。主唱还是和往常一样,穿着破旧的牛仔,站在舞台中,嘶唱我最喜欢的歌曲。我每次都是一个人坐在最角落里,喝着酒,小声地哼唱那些歌曲。

我没有跟凡说过,我喜欢听很吵的音乐,迷恋greenday的歌,喜欢这个乐队的风格。可是如果我说,凡又能怎样呢?他一定会像往常一样,对我说,多听些钢琴曲还是比较好的,小提琴也不错,酒吧很危险,一个女孩晚上出去是不好的。我想到这里,就很想哭,总是有一个人,在你堕落中关心你,但是这种关心,已经成为一种习惯,而这种堕落,却是源于他,他的不懂,他的不理解,他不曾明白,为何我如此不安地想要寻求庇护。

踏出酒吧,已经是凌晨了。每次,我都会哆嗦地抽上一根烟,今天我只穿一条雪纺蕾丝的连衣裙,这格调与酒吧很不协调,但我愿悦己而存。

(三)

蹲在画室里,挤各种颜料,然后调色。昨天才卖掉我很喜欢的几幅画,得到的钱却不多。

凡又坐在我的对面,很认真地看我。偶尔,还在我的画室里涂鸦,画一些花和糖,他还在我的画板后面,涂鸦两个小人,一个女的,一个男的。

我累的时候,就在画室抽烟,画室里丢满残缺的烟头。凡每次都要过来帮我收拾,帮我清洗我的画笔,然后附上他经典的话:有没有喝酒抽烟,最好戒掉,戒不掉就少喝点少抽点,晚上不要熬夜,早上一定要记得吃早餐,早餐在每一天是最重要的,还有……

我看着他,我们从高中一次美术兴趣班认识到现在,已有几年。这些年,我们保持着这种关系,不明不白。他没有过一个女朋友,而我也没有过一个男朋友,从我们相识到现在。

这些年,我们纠缠着,可是我们又算是什么呢?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未来,只是一个很渺茫的词。

他现在在一家律师所工作,每天都要看各种案例,读各种法律的书,然后接一些烦琐的案子。我依旧画画,然后卖掉,得到钱,养活自己。

(四)

我又去酒吧喝酒了,和往常一样,坐在角落里。一个陌生的男子过来和我搭讪,我很冷漠地看着他,继续喝酒。有人给我送来一杯红酒,和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演唱结束在门口见。没有署名。

我猜到可能是他。

演唱结束,我站在酒吧门口抽烟。一个熟悉的身影向我走过来。

他站在我面前,说:Nick!我踩灭烟头,和他握手:Ann!

他就是乐队的主唱,Nick。那个穿破旧牛仔的男子,唱greenday的歌的男子。

给我一个安全帽,跟我说,一起去飙车兜风,怕吗?

我摇头,拉起我的裙子,坐在车上。Nick把我的手放在他的腰上,跟我说:抱紧了!

然后就开着车走了,速度快到我看不到路上的东西,只有一些迷离的路灯,在我身边闪烁。我抱着Nick,把头靠在他的背上,Nick的身上有一种很淡的香味,很沉。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踏实,很多时候,我总是想,如果可以这样永远靠在凡的后背,那该多好。

我很需要这样亲密的依靠,可是凡永远都不知道。

Nick带我去他的家里,Nick住在一间地下室的房子里,潮湿,阴暗。地上堆满各种CD和影碟。Nick的家里除了一张床和一些他玩音乐的设备外,几乎没有其他的家具。

Nick开了一盏昏黄的灯,他给我倒了一杯红酒,然后播很轻柔的音乐。我脱掉我的鞋子,拿着酒杯,跟着音乐起舞,旋转,我微笑地看着他……

Nick站在我的身边,抽着烟,眼睛很暧昧地注视我,他闭上眼,跟着音乐转动。他走向我,拿掉我的杯子,搂着我,和我一起跟着音乐跳舞,Nick轻轻地亲吻我,把我抱在床上,脱掉我的衣服,亲吻我的身体。我们像两条蛇一样缠绵着,在黑暗中做爱……

那是我的第一次,我本来想留给凡的,可是我没有等到,我想这一辈子也不会等到的。我拥抱着Nick,歇斯底里地哭,整个世界像是已经崩溃。

(五)

凡已经有五天没有理我了。

我一个人坐在画室里,抽着一根又一根的烟。一有什么动静,我就敏感地以为是凡。我握着画笔,画了一幅又一幅,又一幅一幅地撕掉。我写上凡的名字,可是又用力地涂掉,我蹲在画板后面,看着凡曾经留下的画迹,一个小男孩牵着小女孩的手,我伸手触摸画中的小男孩,想着凡,脑海中闪过很多念头。

最后一晚,凡终于出现在我的面前。他看上去很惨白,明显长了一些胡须,整个人憔悴了。我跑上去,紧紧抱住他,咬着他的衣襟哭着说,为什么不来找我?你这个坏人……

凡安慰地摸着我的头发,不停地跟我说,对不起……

凡跟我说,Ann,我要结婚了,对不起……我必须要离开你……父亲刚过世,我刚从家里回来,我必须去经营家里的事业,娶一个刚认识的女子……这是父亲的遗愿。

凡就这样走了,头也不回。

我抱着画板,倒在地上,因为他,我曾不负责任地抽烟喝酒,甚至堕落,因为他,我迷失在自己的世界里,可到头来,却只剩下一摊伤痛和不堪的回忆,还有他,孜孜不倦的那句话:有没有喝酒抽烟,最好戒掉,戒不掉就少喝点少抽点,晚上不要熬夜,早上一定要记得吃早餐,早餐在每一天是最重要的,还有……

这些言语,现在看来是多么可笑,我们,我们算什么呢?

我搬出了我的画室,卖掉所有的画。拿了钱,一个人背上行李,去很远的地方游走。我不再喝酒抽烟了。也许是注定要忘记的,忘记那些刻骨铭心的记忆,包括习惯。


磨损试验机厂家

液压万能试验机

万能试验机厂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