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张战:多么希望人有一个亮着的灵魂“毕业”

2020/03/27 来源:四平信息港

导读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我们这一代人,也就是所谓的 80后 ,从发出声音到现在,已经有10年的时间了。可是,这10年中我们其实并没有说出什么。如果说有没有什么新的思潮的话,也只能是只有潮而没有思。10年来,我们如此热衷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可是在这种此起彼伏的热闹中,我们却早已丧失了思考的能力。事实上,我们并没有带来什么新的文学式样或是文学思想。整个 80后 文学看起来很热闹,可其实并没有任何沉淀。这与我们现在的文学环境也有关系,我们的写作被掺入了太多商业化、舆论化的因素,迅速进入了一个现实的层面,我们所有的回答和疑问也是针对这个现实的,文学反而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之内。因此,我很怀疑我们能够带着理想走多远。

从文本的辨识度来说,我们每个人的作品辨识度也都不够高。我们这一代的文学更多的是形容词文学,我们对于繁华世界的描写,其实就仅仅体现在比上一代人多了这么几百上千个形容词上。但是,我们的动词萎缩得很厉害,我们的小说缺少了行动,更多的是一种特别空虚的描述。

尽管如此,我们比上一代人还是有稍稍进步的地方,那就是,我们确实在坚持一种个人化的表达,这种表达更多是一种自由的声音,是没有受到意识的、集体的羁绊的。实际上,集体的概念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已经解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更小的自我,所以,我们不会写也很难再去写以往的那种宏大叙事。这种改变有好的一面,毕竟我们的文学创作已经和集体捆绑得太久了。一个创作者,必须要回归到个人身上,要让这个人自由地运动,而不是把一种集体的价值观强加给他。否则,我们的写作就更像一种从点到点的连线,而这些点在哪里,这条线要怎么走,都是我们根据集体的价值观与道德标准事先判断好的。

文学发展到我们这一代,其实就是在经历一个转变,一个从集体到个人、从宏大叙事到个人化表达的转变。在西方文学和日本文学中,这种转变一直都有,并且早就发生了。相比之下,我们做得完全不够。当然,个人化表达有它自身的问题,它会对故事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当我们不理会周围人的看法而仅仅是遵循自己的路径时,我们的小说往往不能产生一种广泛的共鸣 因为 共鸣 本身是依托于集体经验的。这也就是为什么现在很多人开始质疑文学,认为 小说死了 ,个人化的表达会使小说的可读性变差。

村上春树在一篇专访中提到,现在的小说需要复兴,需要回归到19世纪的创作传统,但又不能全盘照搬那种巴尔扎克式的写作模式,毕竟这是被现代人的阅读习惯所不允许的。单就我国来说,这样的时机还没到来。我们的文学必须先完成从集体到个人的演变,才能考虑故事的复兴。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是没有快捷方式也不能跳跃性走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甩掉一直以来那些过于陈腐的故事,甩掉那些已经模式化的农民故事、下岗工人故事、大学教授故事。我们必须通过个人化的表达把这些东西剔除掉、清洗掉,之后才能找到更好的故事,才能更自由地去编故事。

宝宝不爱吃优卡丹
拉水要不要吃药
如何解决经期小腹胀痛
口感符合儿童需求的药物哪个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