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平信息港

当前位置:

田溯宁一本书的价格购买超级计算能力

2020/05/22 来源:四平信息港

导读

田溯宁:一本书的价格购买超级计算能力中国IDC圈11月8道:田溯宁希望能够以一本书的价格将超级计算机的力量带给中国人民。在北京郊区,

田溯宁:一本书的价格购买超级计算能力

中国IDC圈11月8道:田溯宁希望能够以一本书的价格将超级计算机的力量带给中国人民。

在北京郊区,800名工作者每天来到一片玻璃幕墙的办公园区为一个共同的使命努力:打造中国版本的互联之云。

快速启动: 田溯宁在北京云基地(Cloud Valley)的一个标志牌前摆出造型。云基地是中国的一个云计算产业创业公司的孵化器。

这个7000平方米的科技园被称为云基地(Cloud Valley),由田溯宁一手创立。正是这位48岁的企业家,在上个世纪90年代将宽带互联首次引进中国。在园区里,田溯宁的企业将数以百万计的资金投给工程师们以将服务器连接到集装箱数据中心,或支持年轻的程序员通宵编程作业。田溯宁希望这些都能成为云计算完整供应链的组件,而且它们全部在中国制造。

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用户人口,约4.85亿,还有使用最多的微博服务随心所欲并经常引发争议的新浪微博。然而,尽管拥有热闹的络文化,中国却并没有站在计算机创新的前沿。在这里组装的台式电脑和笔记本是在其它地方设计的,而其基于络技术的使用情况仍然严重滞后。政府办公室经常需要传真通讯,而且,许多小企业真的是在斗室里做会计工作。田溯宁相信他能够通过云计算帮助中国企业、个人用户和政府部门跳过几十年的传统硬件和软件,直接进入21世纪。

云计算使得数据和应用程序可以被储存在远程服务器上而非个人电脑里。这可以减少IT成本,并且用户可以通过智能和笔记本电脑来访问功能强大的软件。正如这些进步在西方非常重要一样,田溯宁认为它们对中国至关重要。通过云,你可以用一个非常简单的计算机来获得无限的存储能力,他说,一台电脑的成本可能会跟一本书的价格差不多,没准只要100美元;你真正需要的只不过是显示功能。这对于仍然非常贫穷的中国来说是基础性的。对我来说,促进云计算的目的是让每一个公民,尤其是欠发达地区的人能够买得起计算能力和信息。我的口号是一本书的价格,一台超级计算机的能力。

田溯宁的抱负与中国政府非常契合。在3月份发布的最新五年计划中,北京将信息技术划为投资总额将达到600亿美元的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其他产业包括清洁能源和先进制造业)。云计算被划归新建立的工业和信息化部掌管。

政府是一个很大的支持者,因为他们认识到云的战略重要性,总部位于北京的IT服务公司软通动力高级战略主管程潘哈(音,Panha Cheng)说。 由于云还比较新,中国仍有可能成为早期采用者并始终站在行业前沿。

田溯宁在中国互联行业扎根多年,经验丰富。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作为一个美国德州理工大学的研究生,他与人合伙创办了亚信控股(AsiaInfo Holdings),从而把互联技术带入中国。1999年,中国政府要求田溯宁执掌新创建的中国通公司,并着力实现宽带络建设的目标。今天,他已经成为业界的重量级人物,列席联想和万事达国际的董事会。而他的关系也包括许多硅谷的精英。

田溯宁说,他三年前在与中国另两位互联名人雅虎联合创始人杨致远和趋势科技联合创始人张明正谈话时产生了云基地这个想法。他们一致认为,云计算是下一个中国需要赶上的浪潮。

带着7800万美元的初始投资,中国宽带产业基金,即田溯宁现在领导的公司,为9个致力于云计算供应链上不同环节的创业公司提供了种子资金。其中,天地超云 (Supercloud)公司已经开始出售能与IBM一争高下的中国设计的服务器,其他公司则积极从事软件设计或数据中心的设计。田溯宁预计所有的公司都会盈利。

云基地所有公司位于北京亦庄经济技术开发区的科技园区,于2010年8月正式创立。田溯宁说:把所有的企业家聚在一起交流思想并提供资本支持十分重要。当你步行通过食堂时(食品是免费的)你可以感到年轻企业家的激情。云基地去年在上海、南京和沈阳等地都设了分公司。

中国对云计算服务的使用仍然广泛地落后于其他国家。埃森哲咨询公司2010年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部署了任何一种云技术的大型机构在中国只有11%,相比之下在美国达到42%,而法国和德国则超过60%。

各国大公司使用云计算服务的比重。

来源:埃森哲

影响中国云计算发展的障碍之一是中国互联的速度太慢,令人痛苦的迟钝连接比比皆是,无法适应实时业务的需求。云服务提供商Enomaly的创始人鲁文。科恩(Reuven Cohen)认为,中国互联的结构是问题的一部分。络没有得到很好的整合,很容易出现中断。此外,科恩说,持续的政府监管会减慢即便最常规的互联活动。

安全问题是建设中国云的另一个障碍。如果应用程序成为被禁止的政治理念的传输渠道,政府就可以限制它们。外国公司可能不愿意在任何一个中国的服务器上存储敏感数据。感知的风险是一个主要障碍。访问过几个中国大型数据中心的美国能源部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Department of Energy's Lawrence Berkeley National Labs)的工程师德尔。萨特(Dale Sartor)说,用户必须依靠、信任服务提供商这对许多喜欢对他们的关键信息和业务资源拥有直接控制权的人来说是一种可怕的处境。

田溯宁已经习惯于应对这种担心了。这是几乎总是人们对云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您的信息安全性如何?他解释道。但他努力淡化这些恐惧

。每一次技术革命都会带来一些新的问题。但是,你必须将这些问题与新技术带来的效率和便利进行比较。

宝宝积食吃什么消化不良
小孩脸色发黄
一岁宝宝便秘怎么办
嘉峪关白癜风医院
安徽白癜风好的医院
长春治疗白癜风方法
日照白癜风治疗费用
巢湖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标签

友情链接